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无论你是祖祖辈辈的农民,还是几十年几百年流传的豪门世家,在这人世间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真真正正的主导自己的命运,或多或少的你的生命都被别人所牵制。甚至包括传说中的仙神,他们虽然高高在上,但他们的命运也被那虚无的因果所牵连。--------林轩

     俗话说穿越年年有,今年到我家。这句话在网上的流传也让众多屌丝的心中有了一些期盼,如果我穿越的话,自己估计也会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

     虽然众多屌丝也知道这只是幻想,但架不住脑海中的世界要比现实生活美丽的多,至少它能任由屌丝们随意掌控。

     林轩也是这么一个沉浸在幻想之中的屌丝,而不同的是林轩真正的经历过穿越这件事。

     上一辈子秉承古礼的老道士在林轩刚刚二十岁的时候给他举行了冠礼,(古代男子二十岁意味着成年,但大多数还是十五六就举行了冠礼。)

     意味着林轩已经成年可以在道观中承担一份责任的时候,而林轩也从老道士那里得到了陪伴他一生的道号------玄青。

     得到道号的第二天玄青像是往常一样简单的洗漱一番之后就跪在大殿的坐垫上熟练的坐起了早课。

     “道言: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座。”

     虽说林轩这大早上坐在大殿里安安静静的做个诵经的小道士,但华夏民族自古以来流传的俗话中就有这么一句“,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低头默诵经文的玄青没有注意到在他头顶供奉的上清神像手中的玉如意上散发出一层细腻的淡青色光芒,眨眼间青色的光芒就消失不见,而与上清神像手中的光芒一同消失的还有盘膝坐在地上默默做早课的玄清。

     虽然玄清自认是新时代的青年,网络上流传的那些穿越小说他也看过不少,但真的遇到这种事情之后他还是满脸都是懵逼的神色。

     玄清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和洗的有些发白校服突然他的心中暗暗发苦。

     “道祖在上,弟子觉得之前那种混吃等死的生活一直很好啊,完全没必要把小道传送到这个世界来啊!”

     虽说玄清的穿越确实是有着外部的因素,但很显然的是“幕后黑手”根本没有满足玄清的愿望。

     人啊,向来就是一种适应性特别强的生物。既然以前那种清苦的道士生活玄清都能坚持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现如今穿越成一个清苦的高中生也没有什么生活不下去的理由。

     坐在苦闷的教室里,玄清双眼无神的举着笔听着老师在上面说着一些他完全都不懂得课程。

     “呵呵,贫道居然没有想居然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足足过了数秒玄青才面色凄苦的挤出几个字。

     好吧,看着自己同桌看着自己满脸疑惑的神情,玄青暗自翻了一个白眼,随后正襟危坐,时不时的动动笔装作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第一节语文课,玄青诵读了一遍道德经。

     第二节数学课,玄青诵读了一遍灵宝度人经。

     第三节.....黄庭内景经。

     第四节......阴符经。

     .........

     玄青把上辈子会读的经文都差不多读了一遍,终于是熬到了放学。

     草草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玄青独自一人走出了学校大门。

     玄青的穿越弄了一天他都没有弄明白,说是魂穿吧,这具身体的样子跟自己三年之前真的没什么两样,而且玄青走动坐读之间丝毫没有一丝晦涩的感觉,而且这具身体除了住所和一些简单的日常之下并没有什么记忆留给玄青。

     但说是身体穿越的话自己前世常年修习五禽戏养成的强壮体魄却又没有带过来,相反这具身体在玄青的感觉中还真的是弱的够可以的。

     瘦弱的身体绵软的肌肉,用手无缚鸡之力完全可以用来形容玄青这具身体的现状。像这种亚健康状态玄青一直都是十分不屑的,但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自己也会这么柔弱。

     回到自己在学校外租住的房子玄青草草的做了一些简单的肉食之后便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这也不是玄青想偷懒略过晚上的晚课,实在是白天他念诵的经文太多,整个脑子现在已经全部都是那一页页的繁体字,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麻木,而且晚课的不说其他单单一个盘坐两个小时就能让这具身体明天走不了路。

     再说明天还得去学校上课玄青可不想等明天顶着黑眼圈去上学。

     种种考据之下玄青不得不放弃做晚课的想法,安安稳稳的早睡早起,等多几次晨练让这具身体的素质上来之后再说其他。至于经文.......闲暇时间多诵读两句不至于忘记就好。

     怀着自己的计划玄青就这么沉沉的睡去。但当月亮处于正当空的时候,这个世界却突然发出了让学者跳楼,国家领导人大笑,宅男们疯狂的事情。

     无穷无尽的震动从地底深处传感到大地之上,在所有的明确的国度和地区之内的震荡感十分微弱,但在那些国境线,大陆线,海岸线甚至就连国家境内的省市县的边界以外都在不停的震荡着,一道道深不见底完全不可预测深浅的巨大深渊被在地面撕裂开来,整个地球君在此刻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就像是有什么冥冥中的存在操控着这一切的异象,细心的将整个地球划分成一块块规整的巨大版图。

     虽然此刻整个地球都在承受着不可分担的痛苦,但它上面的一切生物仿佛都没有发觉这一切一般,大到鲸鱼大象这种巨大的生物,小到蝇虫孑予,就连人类都沉浸在睡梦中不可自拔。

     也就只有人类开发出的机械默默将这一切全都忠实的记录在自己的数据库之中,等待着第二天世界的疯狂。

     而正在此时,玄青也跟这个新世界的生物一样正在沉沉的睡着,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