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重回罗刹街,鬼符三通的出现
    紫晶云酒店,行者坐在床边沉思。

     以现在的情况,一出现就肯定会遭到王国组织的追杀,这让他郁闷不以。

     明明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到头来一点用都没有。难道他这个小蝴蝶的蝴蝶效应威力不够大?怎么还是朝着原来的方向发展,只不过多了个行者而已。

     “唉!”他挠挠头,叹了叹气,看着窗外不知说些什么,紧接着他的手中就多出了一把玩具枪模样的东西和一串钥匙,但玩具枪很快消失,只留下一串钥匙。

     事到如今,既然大势所趋,那就暂且先顺着它。

     他对旁边的夏玲道:“夏玲,带上东西,我们走。”

     “去那啊?”

     行者说道:“去罗刹街。”

     夏玲一副不解的样子,问道:“为什么要去罗刹街?那里僵尸那么多,去不是送死吗?”

     行者解释道道:“放心,罗刹街的那些个恶灵已经被我打怕了。”

     “恶灵?是那群僵尸吗?还被你打怕了,别吹了好不好。”夏玲一脸不信,掐着行者脖子摇他的脑袋道。

     “呵呵,你不信也不行,事实就是这样。”行者傲娇道,“去那里的话一来可以去避难,有曹焱兵也就是你口中的守财奴在,可以起到威慑的作用;二来罗刹街有屏障,他们一时半会进不去,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有能让你激发潜能,召唤守护灵的东西。”

     夏玲沉吟了一会儿,她分析道:“你之前说那群机器人是看中了我的守护灵才来追杀我的,那么我的守护灵必然是特殊的,至少有值得他们为此大动干戈的东西。但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见都没见过,他们又是怎么肯定我有守护灵的。”说到这里,她想起了从小到大都在做的一个噩梦:

     在梦里,她看到有一双巨大的眼睛在看着她,一闪一闪的,似乎在眨眼。周围丧心病狂的有一大堆锁链好像在禁锢着什么,散发出的气息令她感到非常恐惧。

     行者摊手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们一直暗中观察你也说不定。”

     他起身拍拍手,边走边说道:“所以现在赶紧去把房间退了,然后我们一起去罗刹街。”

     “好。”

     …………

     “小玲,以后和男朋友常来,多多照顾一下姐姐的生意。”前台一个职业装女性说道。

     “表姐!”夏玲跺脚说道,“说了多少遍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你怎么就不信呢!”原来夏玲带着行者来到紫晶云大酒店的时候正好发现是值班的是她表姐,后者看到夏玲的情形后在大惊她们家夏玲长大了,都学会绑男朋友来开房了的同时急忙帮夏玲登记。

     那女子挤眉弄眼道:“我懂我懂。”

     “不跟你说了。”

     夏玲退完房间后,发现行者戴着一个头盔,骑在一个电动车上。

     “你哪来的车?不会是偷的吧!”夏玲问道。

     “先上来吧,不是偷的,路上再慢慢说。”

     夏玲依言坐在车上,前往罗刹街。

     “现在可以说吧,车到底是哪来的。”夏玲看着面前的行者说道。

     “我可以不说吗?”

     “不行。”

     “好吧,其实我有操控概率能力。”

     “骗鬼吧,谁信呐!”夏玲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心里可还是感觉美滋滋的。为了她的安全,他可以奋不顾身的的上前保护她,现在为了暂避风头,偷一辆电动车算什么呢。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行者了。

     她就这么想着,越想越远,直到被行者的一句话给拉回现实:“到罗刹街了,夏玲,该下车了。”

     “哦。”夏玲从车上跳下,看着那熟悉的风景不禁有些感慨。上一次她是收到了被录用了的短信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不顾行者的劝阻执意进罗刹街,最后却发现里面有一大堆恶灵,她使命儿逃跑用光了体力然后依稀记得自己是被行者就了。

     行者看向周围,也是感慨万分。但只是叹了口气,便拉起夏玲的手走进罗刹街。后者的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没有反对。

     行者的脚已经半步踏进了罗刹街,突然,他回头神秘一笑,对着右上方叫到:“朋友,看了这么久的戏,不出来打打招呼吗?”

     “想不到竟然给你看出来了。”右上方的屋顶上,一个身影跳下说道。

     夏玲看清来人的面貌,绿色杀马特造型的头发,戴着墨镜和丝绸制的口罩,大热天身上围了一圈红布,正是那天耽搁了她时间的那个鬼符三通!她不禁惊讶道:“是你,你这个死算命的!”

     “姑娘,看来的运气不好啊。要不要我给你算一卦?”鬼符三通伸出双手道。

     夏玲一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算什么算,就是遇到你我运气才一直不好的,这次要不是有行者救我我早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

     “姑娘,先消消火,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啊。”鬼符三通双手见夏玲气势冲冲,遂轻皱眉头,双手向下虚压道,“而且我就是知道,所以我才过来帮忙啊。”

     “你……”夏玲刚开口正要反驳就被行者打断,他瞥了一眼鬼符三通,又看了一眼夏玲,开口道:“行了,先别吵了。既然这位朋友你是来帮我们的,想必也知道曹焱兵家怎么去吧。还请劳烦尊驾引路!”行者最后一句话是行者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冰冷无比。

     鬼符三通一皱眉头,却又松开,笑道:“唉别那么生分嘛,你既然是夏玲姑娘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是我的名片,请笑纳!”

     “不用。还请劳烦尊驾引路。”他冷冰冰的重复一句话。

     鬼符三通见此没有办法只好专心引路,行者与夏玲两人紧跟其后。

     路上,夏玲曾问为什么对鬼符三通的态度是那么的过激,行者回答说到:“这个人心计太深,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是假的。最关键的是他在布一个非常大的局,而我恰巧不巧的正好闯进来,就算我对他的态度不好,他心里对我这个变数的态度又能好到哪去?”